珉夜

【霆峰,峰霆,等等水仙,峰峰水仙】
写文全凭脑海里的演员自由发挥,新粉若雷请慎关。
心属峰霆衍生:六隐、皓乐、诺Bill、毓追、星宇宝晴。
心属霆峰衍生:Mike希宇、尘远、越苏、霆超、平森、朗伦、瀚扬、霆深、启邪、江木、凌厉、波司、光天化日。
心属等等水仙:文健凯文、杰Ben、双薛。
心属峰峰水仙:简溪左博。
还不打算配对的:张小凡,張晓波、時樾、顾耀东、李俊杰。

【峰霆衍生 许诺X Bill】弄假成真 2

【误删旧文重发】

【慎入!此章有少许的陈等等水仙情节,如无法接受,提示给你:看文章的时候,跳过 第三个厕所隔间 的那一部分情节】

= = = = = = = = = = = = = = = = =


许诺从厕所隔间出来,不久后听见另一道“哗哗”的水声,陆森从最尾的隔间走出来。

“森哥哥。”

“嗯。你跟另一个朋友见过面了吧?”

“呵呵,没有,他进来的时候我睡着了,没有看到他的脸。”

许诺瞥见镜子里的陆森...

【越蘇】每年都不一樣的七夕

某年的七夕,小屠蘇拉著小陵越的手,撒嬌著要小玩伴,小陵越去後山抓了一隻小喜鵲給小屠蘇。

某年的七夕,小屠蘇跌了一跤蹭破皮,小陵越手忙腳亂給小屠蘇擦眼淚,背著小屠蘇四處走動,輕聲哼唱著哄他入睡。

某年的七夕,小屠蘇嚷著要收禮,小陵越心下一動撈起湖裡的錦鯉給小屠蘇,兩人被師尊處罰去打掃後山。

某年的七夕,臥病在床的小屠蘇不開心,小陵越陪聊陪笑陪床哄了一整晚,師兄弟倆同榻而眠。

某年的七夕,小屠蘇偷偷讓師尊教寫字,夕陽西下之際把寫滿一張紙的名字送給小陵越,小陵越笑著藏好。

某年的七夕,小陵越教小屠蘇折紙舟,纏著師尊帶他們到山下的小河,每隻寫上祝福的紙舟在河面上順流而下。

某年的七夕,小屠...

【霆超】晚間小恩愛

陳霆想回社團的時候接到項允超的來電,要他來公司接他下班,指定要散步,理由為住家離得近。

雖然不理解加班這麼晚了,還要他去後門接人是什麼奇怪命令,但他一貫都寵自家愛人的任性,也知道深夜走後巷比較危險,便沒有多問。

背對著後門的陳霆掏出雪咖正想點火,猝不及防被人撲到背上,一隻手在他頭上亂揉一把。

“頭髮被你弄亂了,項允超。” 雖是咬牙切齒的語氣,手上卻下意識穩妥地托住人。

項允超從陳霆手裡抽出雪咖塞進人口袋裡,不以為然接話,“反正要回家了。”

“操。” 陳霆嘴上暗罵,顛了顛人一下繼續往前走。

“好了不玩了,放我下來。”

“你大佬樂意背著不行啊。”

“在大馬路上還是要注意形象的好嗎?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VIII (下)

作者:珉夜

【38】(下)

伊人独自坐在凉亭,烈酒落一坛坛,一口口。染上酒意的俏脸上,泪如断线风筝,滚滚而落。

竹马哥哥接过丫鬟捧来的茶水,缓缓走至凉亭处落座,敛下眉眼,修长五指拿着茶杯,食指指腹轻轻在杯沿摩擦,静静地陪在她身畔。

“子矜,他十年后仍未回来,你便娶我好不好?”

“好,不用十年,只要青青愿意嫁,我便愿意娶。”

十年后,她凤冠霞帔加身,他不顾长辈阻止,代替好命婆给她梳个同心髻。放下檀木梳,他步出她的闺房,远远观望房里正上妆的她。黯然离去之际,被人从后一棒打晕。再醒来,却被套上一袭新郎装。身旁,是红妆淡抹的她。

 

屏幕一黑,简短的文字逐字显现:『青青子衿,...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VIII (上)

作者:珉夜


【38】(上)

接近年尾的某日,峰霆二人前后发了西装革履的自拍。除了惊叹两人的颜值不受岁月影响,也有人被他俩的文案逗笑,同时还被塞了一大口糖。

@李易峰:今天是儿子的毕业典礼有点紧张 摆拍是威廉锅缠着拍的 

少女心的粉红色名字也是他加上去的 受不了他的审美

年纪大了 应该不会有疯狂粉丝在学校围堵我了吧


@William威廉陈伟霆:今天要跟峰峰一起去參加两个兒子的畢業典禮啦~剛才峰峰嫌棄我的這張自拍 [委屈] 希望粉絲們看到我們不要太激動[哈哈] 我講的是今天來學校的爸爸媽媽,畢竟我們都有點老了是不...

【峰霆衍生 许诺X Bill】弄假成真 1

【误删旧文重发】


许诺回到家中,随意躺在懒人椅上,嘴里叼着一枝棒棒糖。柠檬口味,是心仪的女生刚才塞给他的。

“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你还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再下去,只好只做朋友……”一阵来电铃声惊醒了差点睡着的许诺。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牛郎。

牛郎的真名是秦朗,只是许诺不满被他乱取小名,所以报复叫他“牛郎”。

“什么事,牛郎表哥?你不用陪你家那位吗?”许诺刻意加重『牛郎』二字。

只听见秦朗不在乎地轻笑,“小糯米,我家那位现在在我旁边呢。”

“你才是糯米!你全家都是糯米!”许诺空无一物的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挥指着,仿佛秦朗就在他面前。

秦朗鬼畜的...

【霆深】春泥

“程霆,说真的,你穿着这身空军装,真的特别倜傥。”

“好啊,你等着我凯旋归来,穿着这身军装和你重逢。”

“那需不需要我配合你,也穿上军装?”

“那当然。我的陈深啊,平日很好看,穿军装更好看。”

陈深睁开眼,木然盯着上方的吊灯半晌,一滴泪沿着脸颊潸流而下。躺在床上好一会儿,他才慢条斯理地下床,走至床边拉开窗帘。

凌晨时分下过一场大雨,陆地上湿漉漉的,前院种了花花草草的土壤也被滋润得黏腻腻的。

陈深将昨晚被他一气之下丢到床底下的行囊拉出来,翻出自己的军装,面无表情地熨烫皱巴巴的制服。熨好之后,他换上军装,拿起军帽来回摩挲,最后却只是搁在床头,转而拿走了床头柜上面的口琴,放进口袋里就出门...

【WIFI】听风福利院(听风养老院)2

这篇文是没存稿+随时完结的不连贯连载,而且是很久很久才会有更新

欢迎你们看文的时候动动脑筋联想一下我写的人物都有谁,哈哈。

此文涉及的大人物均是我眼熟的微博ID,漏网之鱼不是故意不写的,请原谅我不太活跃于交友饭圈ORZ
————————————————————

乔了乔耳麦的镇长扬起嘴角,“你们准备好了吗?”

容纳数万人的大礼堂响起震耳欲聋的“准备好了!”

《最好的舞台》前奏音乐响起,无论是舞台上还是舞台下,众人整齐划一地打了个响指,接着为数不多的男镇民站在舞台下面最前面跳编排好了的舞蹈动作。曲目一开始,早就熟悉歌词的镇民们朗朗上口,边唱边跳。

『我们最好的舞台,大幕拉开欢迎你到来』...

【霆峰·越苏】故人归不归

7月2日晚,威廉和埃文约好私下回去只有他俩知情的联名小屋共度一晚,理由为缅怀古剑的过往,意思意思一起重看最后三集的剧情。两人回到小屋已经不早了,看完电视剧就在唯一的大床房睡下。

深夜,威廉忽然感觉自己猛然坠落,惊得睁开双眼之后看见的却不是房间,而是另一个久违的熟悉场景。

有一下没一下轻捶发麻的小腿,威廉疑惑地打量凉亭四周的景色,垂眸一看自己身穿着深紫色的天墉城掌门衣裳。正想站起身探个究竟的他无意中注意到一个年轻弟子在不远处,威廉想了想还是继续坐着等对方走来。

“师尊。” 玉泱停下步伐在威廉跟前拱手,待威廉不动声色地点头回应才上前一步,将手腕上的披风摊开再给威廉披上,“时候不早了,还请师尊...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VII

作者:珉夜(睡眠问题刚调好结果又感冒,REAL心塞)

【37】你们要的甜宠,他俩格外配合在我脑海里演出来了

易峰醒来之后就住进伟霆家休养,两个病人相互扶持,感情日渐升温。网络上趁势造谣的黑子皆由峰霆二人的公关部门处理,而当事人虽被勒令全面休息,却阻止不了他俩旁在微博上放闪,甚至连自家儿子也被曝光而被扒出微博帐号。

某月某日,伟霆的微博发了一张偷拍的背影照,背景是厨房,背影一看就知道不是他本人,是另一个主人公。

『孩子們去上學了,我剛剛起床來到廚房就看到他在弄小籠包。認真的男人好帥~ [圖片]』

某月某日,易峰的微博发了一张照片,伟霆抱着定制的吉他看向镜头笑得露出白牙,旁边其...

【霆峰】写给十七年后的恋人

作者:珉夜
🐾🐾🐾🐾🐾🐾🐾🐾

无名氏:

你好,十七年后的恋人。这个是我九岁写的信,字不好看,不要笑我。

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这么好看,你一定也很好看。

我长大了想要当电视上那种很厉害的明星,我猜我们会在拍戏的地方见面吧。

我是爸爸妈妈的独子,如果你可以一直陪我玩耍,像家人那样就好了。

你一定很爱笑,笑起来很好看,我看见你就会很开心,和你一起笑。

我可以教你四川话,你可以教我你的家乡话,这样我们就认识多一种语言了。

我喜欢唱歌,不知道你会不会?如果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唱歌多好啊。

我不知道恋人都会做什么,我只知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开心。

就像我爸爸妈妈那...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VI

作者:珉夜

【36】

整整一个星期,首几个微博热点无论好的坏的都与李易峰有关。私生饭已被拘留,家私车的司机醒来也被罚款与拘留,唯独最引人关注的易峰虽已度过危险期却依然处于昏迷中,医生也无法肯定他是否能醒来。最耐人寻味的是,易峰的微博每天深夜十二时正就会准时更新。

『第一天,他没醒来,我在等他。』

『第二天,他还在睡,我等他醒来。』

『第三天,睡王子怎么还不醒。』

『第四天,他的儿子又来看他了,骂他是缩头乌龟不敢醒来,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第五天,他儿子在他旁边趴着睡了,一大一小睡觉的样子好和谐。[图片]』

『第六天,我给他刮胡子,不小心刮出血了,他没醒来骂我。』

『第...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V

作者:珉夜 (带病更新的我)

【35】

天未亮,易峰就蹑手蹑脚走出房间准备早餐去了。随意啃了两片烤面包,他回到房间洗澡,换下衣服就出门赶往另一个剧组。这次的剧组是他的工作室成立以来首个自资的电影,在这之前完全没有丁点宣传,一切相关细节密不透风,就连合约接近到期的经纪公司也不知情,以为易峰只是纯粹要求三个月假期。

伟霆醒来见床上没人,翻个身才注意到他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下面压住一张便条纸,上面写了『蒸饺子还有包子在锅里温着,牛奶在冰箱里。今天周末两个小孩不用上学,让他们睡晚一点没关系。我去剧组拍戏了,再联系。』拇指无意识摩挲『再联系』三个字,伟霆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双眸充满笑意。

这...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IV

作者:珉夜

 

 【34】

 

一声『预备开始』,易峰和伟霆瞬间进入宇文瑭师弟和青凘师兄的角色里。

 

自经历情事后,师兄弟的相处模式看起来与以往没差别,比较突兀的是偶然间两人不经意的对视会让铜冶塔塔主莫名汗毛竖立。待青凘解决塔内深渊的妖孽,他就连同宇文瑭向塔主请辞,游山玩水去了。

依然对手札记载后半段被撕掉的内容心有余悸的宇文瑭,终日神经兮兮留意青凘是否有异样,惹得平日正经的师兄都忍不住调侃师弟杞人忧天。宇文瑭每回都收获师兄温柔的安抚,却不知每日比他早起的师兄悄悄捻走落在帛枕上的白发。

宇文瑭的生辰当日,他吃下了师兄亲自下厨弄给他的长寿...

【WIFI】听风福利院(听风养老院)

这篇文是没存稿+随时完结的不连贯连载,而且是很久很久才会有更新,催我也没用,我很多坑要填ORZ

在你们看文之前,我想哀叹一下,各位小主持以及大咖的名字真的是让我绞尽脑汁,有些ID我真的设立不出个人形象只好带过了ORZ

欢迎你们看文的时候动动脑筋联想一下我写的人物都有谁,哈哈。

此文涉及的大人物均是我所知道的ID,可能会有漏网之鱼,不是故意不写的,请原谅我这个不太活跃于交友饭圈的大咖ORZ

————————————————————

某国的某个山岭名为魔王岭,听似阴森的名字却建有一大座城镇,人气极为旺盛。

天墉城镇是世人向往的世外桃源,那一大片区域被霆峰镇长取名为『听风福利院』。据...

【霆超】親愛的

剛從超市回來,陳霆拎著一袋食材走進廚房。習慣性從口袋裡掏出雪咖輕咬著沒點火,接著把豬絞肉洗乾淨放在砧板上。

項允超從書房走出來就看到陳霆在廚房裡忙碌的側影,當下玩心大起,走至對方身後不做聲。

行走江湖的陳霆怎可能不知道有人在自己身後,只是項允超對他而言沒有威迫感,便若無其事地剁肉。

與其同時,陳霆感受到愛人在他耳邊呼出來的熱氣,還有那句從來不會說的三個字。

『 親·愛·的。』

語畢,項允超就倚靠在邊上的櫃子,似笑非笑看著陳霆把雪咖塞回口袋裡然後走至洗碗池漱口。

待嘴裡雪咖的味道沖淡了,陳霆才轉過身沒好氣地質問“搞咩啊你?”

雙手環抱在胸前的項允超效仿陳...

【亲情向】江蜀黍和小博的日常

江洋甫踏入屋子的前院,看到空地上多了个造型滑稽的雪人,无奈浅笑着摇摇头。他来到雪人面前,抽走雪人头顶上的掌上书才进屋里。

客厅的电视播放着偶像剧却没人在看是他侄子的习惯,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不喜欢安静无声。江洋关掉电视,随手将买回来的外卖饭盒搁在茶几上,朝隐隐约约传来窸窸窣窣声音的房间方向喊“出来吃饭了”,走至角落的书墙,将刚才的掌上书放回原本的位置。

知道同居的侄子不喜欢烟味,在外头抽了烟的江洋如常一回来就去浴室洗澡。每每关上门之后他都会嫌弃地轻啧一声,毕竟他真的没办法习惯浴室墙壁被侄子贴了满墙的宝可梦卡通防水贴纸。

洗澡出来,茶几上的饭盒依然无人问津。江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调高...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III

作者:珉夜


【33】

当易伟接到兰生的来电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对方劈头就一句“你俩红了你们知不知道”,易伟和伟易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点开兰生发过来的微博链接,俩人看到秒拍视频才恍然大悟。

本来一个标题为热心少年的路拍被上传到微博上并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问题就在于原博底下有好几个转发量和点赞数量极多的留言。

『只有阿姨我觉得这两个少年长得跟李易峰和陈伟霆很相似吗?』

『我我我我我看到了什么?这是霆霆和峰峰的儿子吗?』

『卧槽他们就是霆哥峰哥一直不让曝光的孩子吧?是吧??』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见到两大本命的儿子了!!!』

早上他们在行人天桥下面看不过眼,伸出援手的时候没有...

【霆超】《三年之约》

项允杰决定扩展市场就直接搭飞机飞往加拿大,自从项允超暂代他哥担任项氏集团的总裁之后就格外忙碌,但他依然没有舍弃爬山这个爱好。以前他不知道爬山的乐趣,直到某天晚上陈霆带他到山上看夜景,他就开始迷上了那种轻松自在的氛围。

这天的周末天气晴朗,项允超不由分说就摇醒身旁还在沉睡的枕边人,也不管对方昨晚大半夜才从社团回到家里会很累,换上运动服就让对方开车往距离住宅区不远的鹊雁山出发。

途中,作为司机的陈霆不时在打哈欠,项允超从口袋里掏出巧克力,撕开包装就把巧克力粒塞到对方嘴里。趁机舔了一下爱人手指的陈霆收获一记白眼,嘴角扬起得逞的坏笑。项允超收起不满的目光,赌气自个儿吃完口袋里为数不多的巧克力。...

這是一封自帶語音功效的家書

哈,嘍~尼們好,窩是你們的vtgg。看到了嗎,標題是繁體字,窩寫的!

别理他  就他话多

上面那句是尼們的yfgg寫的,他老是嫌棄窩。可是窩知道他心裡很愛窩的,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我们不录语音了  我想你们读着这封家书也能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吧

尼們真的很逗的喔,窩看到尼們在春晚那個晚上好興奮哦,都不用睡覺的!以後不好這樣了哈,對尼們呂孩子的皮膚不好的。

戒指的事  留个想象空间吧  你们猜对了还是错了  这是我和他的秘密  其他的  嗯  你们扒得很深入了啊  我就不提了

窩看到尼...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II

作者:珉夜

【32】


返回片场换下剧服,峰霆就各自与儿子回家。易峰有心想了解今天事故的缘由,与易伟说好洗澡还有用完下午茶之后就到书房详谈。易伟在书房门前踌躇好一会儿,婆婆妈妈实在不是他的作风,毅然决定摊牌。

摘下眼镜后揉揉鼻梁,易峰抬颚示意儿子坐到书房角落的沙发,后者也不含糊直接坐下,有模有样地沏茶。合上档案文件夹,易峰来到易伟旁边坐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茶杯啜一口。

“还不错,水准还在。”

“也不看看我是谁。”

“嘿,夸你还得瑟了。想好要怎么给我解释了吗?”

“坏学生上门挑畔不成就动手动脚,我看不过眼就反击了。”

“说得好像我不知道你是孩子王似的。别装了,我还不...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I

作者:珉夜

【31】

 

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班上同学各做各的,打发时间等待放学。伟易翻出物理习题,易伟靠在百叶窗边上闭眼听歌,偶尔指导同桌伟易不会解的题目。班上的氛围格外融洽,却被某个故意拍门再带人走进来的凌飞破坏了美好。

“李易伟,出来单挑!”凌飞身后跟有两个伙伴,三人站在讲台前不怀好意看向易伟坐的座位。班上同学都知道凌飞的坏名声,不免会担心,但也知道易伟不是省油的灯,心中的担忧瞬间减半。

被点名的易伟只是缓缓睁开眼,摘下耳机收起手机,端正坐好指导伟易做作业,此举顿时惹毛凌飞。大步走过一排排的课桌,凌飞走至易伟座位后面不远处,身靠在布告栏上,双手交叉环在胸前。他的两个伙...

【霆超】感謝有你一路同行

项允超有个秘密——他是个低调又狂热的追星族。他觉得这个年纪了还追星略别扭,从来没在公共场合透露丁点,外人都不知道他其实很迷香港艺人William Chan。


与一般粉丝不同,工作日回到家之后的项允超只会待在房间里听偶像的歌,偶尔跟着哼唱几句。休日如果没出门,他就会追看偶像的荧幕作品。


就连他的伴侣陈霆本来也不知道,只是偶然间察觉房间里循环播放同一个列表的歌曲,一问之下才得知项允超还是个迷弟。也是从那天起,但凡周末两人懒得出门,项允超就会拉着陈霆陪他追剧。


这天在社团忙碌的陈霆不经意抬头看到了桌上的台历,才想起周末是项允超的生日。往年他的生日...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X

作者:珉夜


【30】


庭姨临离去前将艇仔粥温放在砂煲里,易峰给自己盛一碗,在饭厅扒了两口就看到儿子背书包走下来。乍看之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待人走近之后,他的视线一直紧盯在人身上。

从厨房里端粥出来,直到坐下吃了半碗粥的易伟终于受不了自家老爸炽热的目光,没好气提问“一直看着我做么?我知道我继承了你的帅,还跟你长得很像。”

“噗”儿子一番话令易峰忍俊不禁,被这一打断才收起打量的目光,似笑非笑提出疑问“你的头发……是不是抹了发胶?校服纽扣还扣了最上面那颗?平时我让你扣好都不听,今天受刺激了?”

“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易伟故作镇定继续吃粥,易峰在对方眼里看出一丝不自...

【W角色群像】陳偉霆1121生日快樂

天未亮,偉霆就被一陣窒息感弄醒了。轉過頭去看,昨晚熬夜畫設計圖的陳均平睡相不怎麼好看,右腳竟然擱在他肚皮上。

推開擾人清夢的那隻腳,側過身子輕輕拿走對方忘了摘下的眼鏡,放在旁邊的床頭櫃上。揉揉眼睛,伸個懶腰,偉霆這才不捨地離開溫暖的被窩。

習慣性地往隔壁房間走去,果不其然看見Bill又搶走了被子。無奈搖搖頭,偉霆從衣櫥裡翻出毯子,回到床邊給縮成一團的Ben蓋上。

走出房間的時候不經意撇頭,看到角落的房門敞開,好奇之下就上前看個究竟。待偉霆一走近,眼前的情景讓他恨不得泯滅自己的好奇心。

雖然他知道幽冥和阿傑一向作風大膽,但親眼目睹不著寸縷的兩個大男人共躺在一床上,這畫面實在是……

懷著...

【峰霆衍生】剪不断的红线 XXIX

作者:珉夜

【29】

片场拍剧中。

“小瑭,下个月就是你的生辰了,师兄明日带你下山去铜冶塔除妖,顺道游历一番可好?”青凘倒了一杯青梅酒搁在人面前,宇文瑭细嚼着嘴里的东坡肉,含糊地应了句“嗯”。

抓起筷子把一块炒藕片放进宇文瑭的碗里,青凘接着道“试试这个。师兄见你上次似乎很喜欢这道菜,这回用了其他调料炒的,你尝尝看哪个比较好。”

刚咽下东坡肉的宇文瑭又夹起了藕片,细品了半晌,才淡淡道出“都好吃”,青凘却从他的眉宇中看出师弟更喜欢今天的酸甜炒藕片。

“喜欢就好,多吃点。”青凘又夹了一些藕片给宇文瑭,这才埋头用饭。宇文瑭不发一语,默默腹诽这段时期的师兄为何格外殷勤却又不失礼仪。

“好,...

【霆超】撩你已成了日常

三个月前,霆超二人去医院探病,走出医院的时候有个莽撞的少年撞到项允超,幸好陈霆及时扶住他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项允超阻止一脸阴沉的陈霆向少年挥拳,有意无意套话之下才发现这个少年稍微自闭,而少年不知为何对他特别亲近,不顾陈霆的反应就将少年带回他俩的家。

少年不记得自己的名字,项允超让少年跟他姓,取名单字『雨』。只要项允超在家,项雨就会抱着成人般大的毛绒熊缠着对方陪他玩,这让陈霆非常不满二人世界被一个外人多番打扰。

虽然项雨不擅长与人相处,但长久下来,他感觉得到陈霆看似恶煞却还是会关心他,只是嘴上不常说而已。于是乎,就算项允超不在家,项雨也不会独自呆在房间玩,而是到书房或客厅找上陈霆。...

不要哭,笑著祝福我,好嗎?

導語:嘿,如果我結婚了,答應我,不要哭。

這篇文不分屬性,所有名字用字母代替,反正你們應該都猜得到。
人生已經很多苦痛了,別讓自己的腦洞還有未知的事情先虐哭好麼。

——————我是可愛的分割線——————

2023年5月5日,剛度過36歲生日的E接了個懸疑古風題材的劇本,如當年的dwsj一樣,一切宣傳保持低調。在眾粉絲哀嚎著許久又見不著人的同時,E走進了劇組。

2023年5月20日的凌晨5時20分,身在劇組的E,毫無預兆就忽然更博了。
『想和你们说 我结婚了』。
帖子配有一張圖,明顯是用前置鏡頭拍下的。
照片裡,他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攥緊著左手的拳頭,拳頭放在膝蓋上,無名指上的戒指隱隱泛光。...

#20 霆超日常

哈哈哈我基友給我昨天發的那篇霆超日常寫了另一個視角

宅宅揚:

今天沒有歌
@珉夜
算是共同創作吧(?)
小項總視角
.
.
.


少有的一早就回到家,轉鑰匙開了門,迎著他的是一片黑暗。「還在外面啊…。」脫下外套、解了領結掛在衣帽間便去洗澡。出了浴室,坐在沙發上看著財經新聞,過不多時就看見陳霆從外面回來。
等陳霆洗完澡出來,項允超已經有了一些睏意,身下的沙發又塌陷了一些,知道是陳霆挨著自己坐了下來。才覺得眼皮有些沉重,後腦猝不及防被人搧了一下,便有些生氣地踹了人一腳。
「你幹嘛呢?」
見陳霆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己,心裡有些惱火『敢情你這是做賊的喊捉賊呢。』暗自腹誹著。
「反擊。」不滿的扭過頭繼續看...

1 2 3 4 5 ————
©珉夜 | Powered by LOFTER